TEL: 0592-6018376 13459246367

海运运力紧张,港口拥堵恐将持续到2022年

2021-09-07 09:09

拥堵!涨价!

  “仓库货满为患,铁路货场和车厢已装满,集装箱仍一箱难得,船舶进港并在锚地等待,工厂产量已经创纪录,但仍跟不上订单速度”,面对当前的海运行业,洛杉矶港执行董事Gene Seroka说道。

  这不是夸张。今年前七个月,洛杉矶港的货运量达到630万标准箱,比2020年同期增长36.8%。

  进入下半年,作为美国西海岸的两个主要集装箱港口,洛杉矶港和长滩港日益不堪重负。上周早些时候,有37艘大型集装箱船停泊在洛杉矶港和长滩港外。8月26日,两个港口均创下了最高拥堵纪录,拥堵情况比2002年和2004年港口暂时关停时期还要严重。而船只的平均等待时间已经从8月中旬的6.2天上升至7.6天。

  Gene Seroka用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主席Daniel Maffei的话来形容现状,“我们正在努力做的,是将10条高速公路交通车道的车流并入到5条中,肯定会拖延”。

  不只是洛杉矶,全球大多数港口都被塞满了。根据德迅集团海运平台seaexplorer的统计数据,截至8月27日,超过355艘船舶停泊在港口外,因为全球的许多港口都面临运营中断。在两个月前,受影响的船舶才刚超过300艘。

  迟到也成了常态。全球大型货运经纪公司C.H.罗宾逊物流CEO Bob Biesterfeld指出:“目前货船准时到达的几率是40%,而去年这个时候是80%。”

  水涨船高,日益严峻的拥堵之下,海运的运费也肉眼可见地蹭蹭上涨。C.H.罗宾逊物流发布的世界集装箱指数显示,在截至8月19日的一周内,一个40英尺集装箱在东西向8条主要航线上的综合运输成本达到9613美元,较上年同期上涨了360%。价格涨幅最大的航线,40英尺集装箱的价格飙升了659%。

  以中美航线为例,截至8月27日,中国/东南亚至北美东海岸的海运价格从8月初每FEU(40英尺标准集装箱)20636美元高位回落一周后,再次回归2万美元大关,目前价格为每FEU 20057美元,比前一周增长5%;与此同时,中国/东南亚至北美西海岸航线运价略有回落后也正持续上涨,运价为每FEU 18425美元,比前一周增长5%。

  时空都“错位”

  数据背后,海运企业们时而欢喜时而忧。“肯定受影响”,上海熙浦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张永恒语气肯定,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总体来看,现在整个行业就是运费越来越高、仓位紧张、船期不稳定、国外卸货慢。

  “很多低价货值或者利润较低业务基本都没法出运了,很多客户的货物都积压在仓库里”,张永恒说,现在运费变动很频繁,很多货主刚和国外谈好价格,等货物生产好,运费又变了,经常来回折腾。

  另一家国际物流公司的销售人员陈闯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对于这种变动,他已经习惯了。现在基本都是供不应求,排仓一周起步。厦门货代操作人员小吴对现在订舱这块也表示跟以往变化很大,订舱压力大。

  在运费的持续上涨下,陈闯也很无奈,“上周到本周,涨价都很明显,基本都是上涨3-5元,但500kg以上的货物,1kg的利润一般才1、2元左右,这样直接就亏了很多”。

  根据上海航运交易所的最新数据,截至8月27日,代表即期价格的上海出口集装箱指数(SCFI)为4385.62点,创下历史新高,相比去年的最低点820点,涨幅高达435%。

  在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看来,造成现在海运行业紧张的原因,主要有三点。首先是时间上的错位,原来在疫情紧张时期,外贸运输受限,但现在,我国疫情得以缓解,陆续恢复对外出货,造成海运业务量加大;其次是空间上的错位,一些地区仍然受到疫情影响,导致一些货轮无法进港,需要转到其他地方,从而导致港口排队甚至拥堵。

  以越南为例,7月以来,越南疫情严峻,当地政府采取了严格的防疫举措,8月初,该国最大港口卡莱港被迫暂停运营,码头工人数量被削减到之前的一半,叉车司机和货车司机也面临短缺,导致集装箱堆场接近饱和。无奈之下,8月上半月,该港口都暂停处理转运箱和转运货物。

  另外,从需求来看,白明还提到了一点——需求和供应的非对称,以中美航线为例,我国向美国出口的货物多,而从美国进口的少。

  眼下,在洛杉矶港,集装箱的进出口比例已达到5:1。洛杉矶港负责人曾感叹,“我们最大的出口是空气”。